噜呀撸

干物鳗鱼:

改了个条 cp邦良
ooc属于我 一切赞美属于说难女神
原文来自@说难
配合德邦背景故事一起食用
( ˘ω˘ ) 没有画出想要的感觉不过我尽力了
* 条里的花是黑色曼陀罗 花语取不可预知的黑暗和死亡、颠沛流离的爱。

The Ring Means All:

韩将军 民国paro 给蛋蛋舔舔(。)
衣服和姿势有参考

二次元精选:

CROW:

pass掉的稿子,为了断自己的后路所以放上来吧´_>`
辣鸡手机贴字,顺序左至右
BGM涅槃(笑)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1

uuuuuu: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

救护车很快赶来,医生们下来先检查了邱非,再把他抬进车里,一个医生问:“谁是这边负责人?”

叶修忍痛看向他,没力气说话,举一下手表示是自己。

医生说:“目前来看没有大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我先带他回医院治疗。”又说:“你脸色也很差,在出汗。”

叶修的确在出虚汗,他忍了一下,说:“我肚子痛……”

医生把他扶到救护车里,给他做检查,问他,“你是不是Omega,是不是怀孕了?”

叶修嗯一声,闭着眼睛说:“孩子要不要紧?”

“你先不要动,能感觉到出血吗?”医生把手摁在他的腹部,“这里怎样?”

叶修有气无力地说:“别按,好痛……”

“你胆子够大的,怀孕了还到处乱跑还下工地,先跟我回医院看看吧。”医生说:“吃点亏也好,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

叶修苦笑,“怀孕了也得工作啊,不然怕被老板炒了。”

医生给他擦额头上的冷汗,边说:“哦哟不是有劳动法,Omega也有特别保护条例吧,哪家老板这么冷血无情。”

“让我闲着比炒了我还诛心。”叶修自嘲道:“他不会真开除我,但我这些年都成笑话了。”

救护车往医院开,叶修捂着肚子看昏迷不醒的邱非,他很后悔,如果不是自己身体乏力,邱非不会扶他,就不会失去平衡掉下去,都是自己的责任。

还有陶董不相信自己,很大程度是因为孩子,他的顾虑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自己一个Omega本来体力就不够好,再怀孕,的确会觉得他难以再担当现在的职务,现在才三个月,之后恐怕更加影响工作,更加难以承担劳心耗力的职位。

叶修闭着眼睛叹气,越发苦恼。

到医院之后医生将邱非送去治疗,叶修也被带去住院,他只是腹痛,尚未出血,医生命令他卧床,又问他现在的感觉。

“往下坠地痛,”叶修弓着身体忍耐,“我感觉比刚才要好一些。”

医生是个中年女人,直摇头,“有点流产的征兆,你卧床休息一段时间,不然孩子别想要了。”

叶修却突然心头一动,鬼使神差地问,“如果不休息,是不是孩子就会自己掉了?”

医生看他,“你在动什么心思,Omega是不允许堕胎的。”

“没有。”叶修立刻否认,“我只是问问。”

医生拿入院登记表给他,“填上你的Alpha,还有联系方式,你现在得住院,他也得来陪你。”

“他来不了。”叶修觉得没必要,“他在外地,我自己没问题,”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而且我不想住院,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请假也很困难。”

医生瞪他,“你故意的吧,Omega因为各种各样理由不想要孩子的多了,那可是你的亲骨肉,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叶修被她凶了,只好不说话,医生也懒得理他,做完常规检查就走了。

叶修靠在床上休息,反反复复地权衡,邱非受伤是自己造成的,若是为了今后的工作,孩子势必是个拖累,他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完全可以以后再要,老韩自己也说过,比他计划中早了十年,他们之前其实都根本没有考虑过孩子的存在……

可是已经存在了。叶修正在考虑利弊,他的手机响起来。

打电话来的是陶轩,“你在哪里。”

“我在医院。”叶修握着手机回答道。

“刘皓回公司说新来的实习生摔成重伤,你带队去的,怎么解释。”

“是我疏忽,医生说小邱情况不是很严重,我会盯着这边,陶董放心,我心里有数。”

陶轩在电话里停顿了一会,反问道:“你心里有数?”

叶修索性直接说:“您有话不妨直说,我们以前不会这样弯弯绕绕地猜来猜去。”

陶轩又顿了一下,“原来你还记得以前。”

“嘉世创业之初多艰难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叶修说道:“没有陶董就没有现在的我,但是以前毕竟是过去的事,现在我希望您多给我一点信任……”

“安全生产问题一直是政府部门对企业要求的重点,”陶轩打断他的话,显然并不在意他言辞之间的恳切,“现在员工在工地受伤,状况不明,你是负责人,你说能怎么处理,既然要谈公事,那我们就谈这个问题。”

叶修迅速地理清思路:“第一,确认小邱的伤,治疗伤者是最首要的事,第二,我会马上去现场排查安全隐患,杜绝之后的一切损伤,第三,如果有舆论引导,我会请必要的公关公司……”

他努力地解释着自己的方案,陶轩不说话,不打断他,也不回应,叶修说完之后只听见听筒里的静默,于是试探道:“陶董?你还在吗?”

陶轩不说话,他总不能先挂电话,认识再多年也是上下级关系,他没想越界。

陶轩过了很久,才说道:“事后再想着补救,不觉得太晚了?”

叶修面对指责保持沉默,他并不是推卸责任的人。

“你不是我认识你时的十几岁了,成年人应该避免意外,邱非或者别的事,你不懂吗。”陶轩继续心平气和地指责他,“刘皓已经把邱非受伤时的情况告诉我了,我现在想要的不是你的解释。”

叶修感到一阵阵的腹痛,强忍着说道:“邱非的事是我的责任,可我自问无愧于心,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嘉世……”

陶轩的口气没什么变化,“你先休息几天,好好想想,我是为你身体考虑。”

他直接挂掉电话。

叶修捂住额头,浓密的刘海垂在他的手背上,微微地凉,他只觉心力交瘁,但他从来并不是容易退让的人,也不容易妥协。


*


傍晚的时候苏沐橙过来了,坐在他的病床边给他削苹果,“叶总你别担心,小邱的事是偶然的意外,大家都知道和叶总没关系。”

叶修坐在床上看她,“偶然吗,你不觉得当事情发生之后,偶然就变成必然了吗。”

苏沐橙不明白他的意思,叶修低头笑,“你别安慰我了,这件事必定要有人承担责任。”

“我问过在场的工人了,他们说只有你和小邱两个人下去,刘皓和陈夜辉一动不动,论职位你是总裁他们是下属,论常理他们是具体负责人,再退一步说,您身体这样,他们毫无帮忙的意思,且不说他们两个都是您提拔上来的,就算是个陌生人也太冷血了。”苏沐橙忿忿地说:“他们两个是小人,在公司四处造谣……”

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不说了。

叶修却并不介意,“他们说我什么了?”

“您还是不知道的好,”苏沐橙小声说着,继续削苹果,“为这两个人气坏身体,影响了小宝宝,不值得。”

“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什么Omega看到霸图的Alpha总裁就发情走不动路,或者色诱陶董Alpha才有今天的职位,要么就是装模作样结果自己害的员工受伤,我能猜到。”

“流言猛于虎,”苏沐橙叹了口气,“我根本不信,但其他同事……”

她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苹果,叶修猜得没错,但还有更多,比如突然被提交的经济方面的问题,可是她不能告诉他,不然怕他马上就要去公司调查澄清了,她默默地想,只要陶董相信叶总,一切都没有问题,陶董和叶总是多年的朋友,他不可能会不信任他的,更何况,叶总带着嘉世发展得这么好,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因为几个下属口中的经济问题停职执行总裁……

叶修抬起眼睛看她,“我说和老韩的孩子是意外,并不是我计划中的产物,你信不信。”

苏沐橙望着他,“我不知道,你们之前明明都不熟,突然冒出一个孩子……老实说,虽然是好事,但太突然了。”

“连你这么向着我,都觉得突然,其他人可想而知,其实我不强求人与人都能了解他人的心情,但是别影响工作,”叶修站起身,“煽情的东西我不擅长,也不想多说感性的话,不过该做的事必须做完,现在跟我去看看小邱吧。”

苏沐橙连忙放下苹果,“小邱我来的时候去看过了,医生说他没大问题,叶总你好好休息,我再替你去看看他醒来没有。”

叶修摆手,“没事,我一定要看到他没事才能放心。”

苏沐橙拗不过他,只好跟他一起去,两人出了病房来到走廊上,住院部分好几个区域,邱非在外科病房,离得有点距离,叶修边走边跟苏沐橙说他打算后续处理的方式,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声。

“出什么事了?”叶修停下来,东张西望,“有人需要帮忙啊。”

苏沐橙也顺着声音望过去,“好像有人受伤。”

两人不明就里,惨叫声却又来了一声,似乎压抑着巨大的痛苦。

旁边一个护士端着药品从他们身边走过,解释道:“没事,有Omega在生孩子。”

叶修瞬间脸色煞白,苏沐橙也很惊讶,“这么夸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人捅刀。”

护士边走边说:“小姑娘你还年轻,这种事不知道也好,免得吓到你,Omega生孩子就是这样啦,生完就好了。”

叶修感到心脏都要不好了,这比什么下级不配合什么上级不理解什么工作上困难重重都让他更直观地感到可怕,那个Omega还在惨叫不止,简直是他几个月之后的预兆啊!

不如不要了吧,省得受这种罪……他直觉地想,哥有钱有貌过得多快乐干嘛要吃这种苦,又不能赚钱又不能推力事业发展,还身体不适害工作受阻害同事受伤自己也难受得要命,不要了吧不要了吧就这么决定了!

苏沐橙也觉得压力很大,“好可怕啊。”

“有Alpha陪着会好很多,”护士摇头道:“这个倒霉的Omega就是被Alpha抛弃了的,痛得半死还没生下来,也是惨。”说着摇摇头走到前面去了。

苏沐橙小心翼翼地看叶修,“叶总你没事吧?”

叶修腿都在发抖了,“没……没事,帮我借个轮椅来。”

苏沐橙立刻说:“我马上去!”又安慰:“叶总别担心啊,有韩总陪你,你不会像这人这么受罪的啊!”

“我当然……当然不会……”叶修扶着墙壁,喃喃自语道:“我可是个有决断力的Omega……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孩子我不要了,反正医生说稍不注意就没了……正好……甚好……刚刚好……”

苏沐橙被他吓到了,赶快跑去隔壁科室借轮椅,再急忙忙地推着跑回来,“你不要胡思乱想啊!小宝宝多可爱!”

叶修坐到轮椅上,手撑着头,不说话,满脑子都是这种事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苏沐橙赶快推着他离开产科的病区,让他耳不听为净。

邱非的病房在骨外科,上下电梯再换一栋楼就到了,邱非还没醒,头上包了几层绷带,气色倒是还好。

主治医生把病例拿给叶修看,又说了邱非现在的情况,年轻人摔伤问题不大,脑部经过扫描没有内伤,但伤筋动骨还是要调理一番,叶修也逐渐冷静下来,边听边点头,再仔细地问后遗症。

而苏沐橙赶快跑到病房后的走廊里,打电话。

Q市,霸图的办公楼在海边巍然树立,入夜之后灯火辉煌。

“我是张新杰。”戴眼镜的男子边接起手机边翻着面前的卷宗。

“是我,”苏沐橙小声说:“韩总在不在啊,我有重要的事。”

张新杰停下动作,“苏妹子,你找韩总?”

“不不不!我不找他,我可不想直接跟他通电话,我就跟你说,”苏沐橙看一眼拐角后的叶修和主治医生,“麻烦你转告韩总,叶总不想要小宝宝了。”

姜好时雜貨鋪:

画得————————就很羞耻,各种OOC对不起_(:з」∠)_正文这么严肃我竟然这么胡思乱想!!(猛虎落地土下座
不过话说我听的时候总觉得这一章肯定有隐藏剧情有没有!!(并没有 

 

并不是蓝河迟到的生贺

 


 

*参考是的漫画版的人设

[all叶]FISH(一)

清茗🍃_拖延症:

黑道paro,人鱼叶


周黄王喻叶,其他自由心证


偏正剧


充斥外链










☆*☆*☆*☆*☆*☆*☆*☆*☆




一、


饥,渴,吵,累,疼。


或许当这些感官集中到一起中时,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疼痛,但叶修却是被渴醒的。


浑身干燥地像是褪了一层皮,露出枯败的血肉来,难受地像是被放在火上烤。


他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之前如同蚂蟥一样在耳边嗡嗡作响的声音这才渐渐清晰起来,能听见其中的词句。


各种声音,年轻的,年长的,男的,女的,各自叫喊着数字。


在竞标什么。


在竞标什么呢?如此激动,大概是什么宝贝吧。


他眼珠子在半睁的眼皮下微微动了动,眼前却还是漆黑一片。


他眼睛被蒙住了。


叶修免不了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想把眼罩摘掉,手却酸软地动不了,手腕上甚至还扣着什么沉重坚硬的东西。


身子再动,却越发感觉不对劲。


他的下身……


这时,极近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随着榔头敲下的声音:“98号贵宾一次!98号贵宾两次!”


……看来快决出来了。


“两千八百万!”又有谁叫了一声。


主持人的语音明显更加愉快了,锤子再一敲:“35号客人一次!”


那榔头自他醒来已经敲了几次了,像是通过柜子,穿过地板,隔着血肉,敲在他心脏上。


叶修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使劲全力挣扎了一下,立马传来了镣铐的声响。


明明在这个闹哄哄的、群魔乱舞的地方,只是很轻的一声,四周却蓦地沉默了下来。


半晌才有女人尖叫出声。


带着语无伦次的喜悦、惊奇和一丝隐藏的暴戾:“他醒了!”


整个世界喧哗起来。


叶修有些不知所措,还在懵懂的时候,一阵脚步传来,有人粗暴地拉起了他的脑袋,把眼罩扯下。


一瞬间的光线让他掉下了眼泪。


“天啊!那双眼睛!”有人语无伦次地叫,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呆在何处,停顿后又叫道,“三千万!”


啊,好高的价格。叶修想到。


那些戴面具的人看向他的眼神让他发寒,那根本不想去在看一个人,倒像是……宠物。


人声像是被音叉放大了,嗡嗡地震得胸口都发疼,聚光灯在远处就是一个小型太阳,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拖上岸的鱼,无力地感受到自己在被慢慢晒干,也没有谁会愿意相濡以沫。


他想求救。


但聚光灯把所有的一切都掩盖在了黑暗下,阴影处满是扭曲的视线,他感到一阵绝望。


视线茫然地扫动着,直到触碰到了一个身影。


那人明明一身溶于环境的黑衣,面具把整张脸都遮在了后面,可在看到的一瞬间,心脏就抑制不住地加快起来。


琴声中的不和谐音,如抓挠玻璃一样引起刺耳的轰动。


分不清第一声枪响是从何处传来的了。


在爆炸式的轰鸣传进耳朵的一瞬,叶修就感觉整个大脑都撕裂般疼痛起来,高台、灯光、人影全部扭曲起来。


鞋跟摆在地上的声音在快速地接近,随后那个黑色的身影终于从黑暗中挣脱出来,站在了灯光下,他身边。


叶修在昏过去的前一秒,感觉到自己被揽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带着面具的脸看不到表情,但他听到了一个声音,遥远地如从茫茫雾气中传来,很年轻,带了种令人心疼的难过。


“前辈……”




“我靠这真是叶秋那货?诶,我说除了那张自带嘲讽buff的脸根本没有一点相同啊!你看他肚子都快平了!”挑染了一头栗色发的人叨叨嗑嗑,目光满是审视,却没移开一丝半点。


室内没有开灯,就他面前接到天花板的大型营养槽上装的灯管亮着,里面男人安静沉睡的脸半掩在漂浮的长发中,被淡蓝色的液体衬托地万分柔和。


那个存在或许的确不能称之为人了。


赤裸的上身往下,有鳞片浮在皮肤上,而再往下则是一条银色的巨大鱼尾,微微蜷缩着在人因不安而抱起的胳膊中。


“人鱼的生理构造和人类不同,他们需要适应深海和浅海的水压,坚实的腹肌只会让他们在深处被挤成肉酱。”旁边眼睛一大一小的人抱着臂,淡定地回复。


栗色发的人被噎了下,觉得自己就不应该给专职解剖的人接话的机会,自讨了个没趣,便把视线投向了另一边。


“啊,讲真队长你怎么会知道老叶在拍卖场的?”


被叫到的人本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飘在水中的人鱼,想也没想接了口:“嘉世前段时间捞到了人鱼我就开始有不好的预感了。”


他把摩挲下巴的胳膊伸直了,似乎就能这样碰到那只人鱼。


“拍卖场嘛,谁都知道那里不卖‘人’,把他送过去,顺利地话,再也不会有人能找到他。”


“斗神,永远消失。”


室内顿时一片静默。


最后一直没吭声的第四人转身就走:“交给你了。”


他的声音里有藏不住的痛苦。


要是叶修听到了,瞬间就能辨认出这是“砸场”的那个黑衣人。


剩下三人中的两人对望了一眼,也纷纷离开。


到机械门门前时,栗色头发的人才回头看了一眼,眸子里有狠戾一闪而过:“别吃独食啊队长。”


唯一留下的人依旧是手臂前伸的姿势,闻言只是轻笑了一声。




叶修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无比,之前枪击的炸响在脑内还留了残影,刺地他一阵难受。


不过总体讲身上还是舒服多了,没有那种仿佛会干死在空气中的疼痛和恐惧,台上时连手指都动弹不得的身体现在也不能说是“满电”状态,但至少脱离了红灯警告。


他试着动了动,当意识到周身的触感不大对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晚上好。”


这样突然冒出来申明自己存在的行为吓了叶修一跳,下意识就看了过去。


在自己下方,站着一个人,一身简单的白衬衫隔着蓝色的水幕,漾着水波变化的花纹。


叶修想到了昏迷前看到的那个黑衣人,那人强势地像是本身就是一个笼子,能把人整个锁死在里面。


而面前这个没有一点压迫感,像是随时能在水中化去一般。


他往人的方向动了动,忽的一僵。


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在水中的,是他自己。


心悸之下下意识想张嘴说些什么,但只有一串的水泡从口中,还有颈侧溢出,手摸上去发现皮肤上裂开了几道小口子。


他愣了一秒后猛的向下看,被翻搅出的泡沫中是一条鱼尾。


细密的鳞片覆盖其上,是偏向于白的浅银,而末端是半透明的尾鳍,蝶翼样铺洒开来。


有点不可思议,又有点理所当然。


“这是营养液,你太虚弱了。”


那人像是了解到他隐隐的不安,把手贴上了玻璃,解释道。


叶修犹豫了下,鱼尾随着所想轻轻一摆,便把他送了过去。


他搭了两根手指,隔着玻璃按在那人掌心,仔细看了看那张脸,随后蹙了下眉:“你是谁?”


面前的景象似是忽的扭曲了一下,陡然出现一头巨兽,咆哮着向他张开獠牙,他手一抖,潜意识命令自己后退,但睫毛扇动一下,眼中依旧是男人带笑的脸。


“我叫喻文州。”这人如是说,稍稍眯了下眼,“你的名字呢?”


这个叫喻文州的有双好看的眼睛,深海的那种美,此刻微微阖下眼帘,便加深了笑意。


“叶修。”


叶修注意到,在自己报出名字的时候,那人贴在玻璃上的手猛的抽动了下,被灯光映得惨白的脸似乎更少了两分血色。


“叶……修?”


喻文州如同咀嚼什么一样念着那个名字。


人鱼感到了不耐烦。


之前那场拍卖简直像场噩梦,现在还有那种刺眼的光线留在脑海中,而铁链的冰冷和人声的嘈杂让他只有种毁掉一切的冲动,他突然一拳头砸在了玻璃上,连着整个器皿都发出一声沉闷的震动。


这样的玻璃水槽让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展览品。


“放我出来。”


喻文州被这下震得愣了愣,眼里明显露出了不赞同:“泡在里面会让你恢复地更快。”


叶修刚才那一砸就判断出这个不是他能破坏的,盯着面前的人看了两秒就忽的笑了起来。


“你莫非跟我一样……嗯,是这里主人拍卖买来的?哦不,抢来的。”他看到对方眸子里出现的惊诧,慢慢地继续说道,“毕竟我也听说过嘛,且不说拍卖,那种地方,也会提供男人吧?尤其你这样好皮相的肯定很吃香。”


他不知道这个喻文州到底什么身份,但能意识到那副纤长身体下埋藏的力量,还有那双柔和眼下,属于高位者的矜持,这种人是受不了这样的侮辱的。


但那人没有一点反应。


叶修有点失望了,看来碰到个抗压的。


他往远离人的营养槽顶端游去,想清净地再睡一会儿。


然而这时喻文州动了起来。


他一边走向控制台,一边轻声说道:“知道吗?叶秋刺人从来不会这么直白。”


“他非常擅长,把人说得哑口无言,只能无奈地包容他的小任性。”他在说完的瞬间,就重重地拍在了控制台最大的一个按钮上。


一声嗡鸣钻进了耳中,叶修左右看看,发现水在下降。


喻文州的表情至始至终甚至没什么变化,但叶修感觉到了从心底渗出来的凉意。


他挣扎着往上游,可最后也只是顺着流完的水,颇为狼狈地趴在营养槽巨大的底座上,真正的如鱼得水,他在空气中只能勉强撑起上身。


而囚禁他的玻璃在身边慢慢升起。


喻文州走了过来,以一种邀请舞伴的姿势,轻轻撩起人鱼一缕长发。


“既然你把自己定位成了拍卖品,那就由我给你检查下吧?”












撸了一把↓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0662&tid=3240777#Content










在登顶的那刻,叶修只觉得有什么场景碎片在脑内走马灯般闪过,那一瞬间他似乎觉得面前的面孔极其熟悉,但白光后就是一片黑暗,意识再浮不起来。




喻文州在走进监控室的时候差不多迎接了一波眼刀的洗礼。


他面上没什么表情,一副累到连那种习惯性的笑容都懒得摆出来应付人的样子:“他的身体不行,稍微刺激一下就昏过去了,需要进一步检查。”


“你都把他玩高chao了还叫‘稍微刺激’?!”黄少天抱臂站在屏幕前,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


电子显示器上是营养槽所在的房间,人鱼正昏昏沉沉地泡在液体中。


喻文州没理他,直直走到饮用水水池边洗了手,再往脸上拍拍,最后捡起桌上的一副白手套,施施然套上。


他忽的扭头提醒了一句:“他爪子挺利的,你们碰他小心点。”


没等人询问,他先举起了手,手背上正在渗血,白色的布料根本压不住,慢慢地被晕染开来,鲜红地像盛开的彼岸花。


“说不定到时候还得打狂犬疫苗。”


在一室静默中,他补充了一句。


黄少天顿时被这话给无语到了,觉得这活跃气氛的冷笑话说得真棒,自己不带笑的,但真看到对方眼睛他又说不出调侃话了,最后只能讷讷道:“……至于这么说老叶吗?队长你受什么刺激了啊,一股子火气。”


喻文州站在原地按了按手背,突然很想抽根烟,就叶秋以前劣质又呛人、被人嫌弃了好几百遍的那种,也是没谁知道为什么他那么大一个款,怎么非得热衷那种廉价烟了。


“他说他叫叶修。”他叹口气。


“诶,对啊,他不就叶——啥?!叶修?!不是叶秋?!队长你没听错吧?!”


“没错,就是叶修。”最后两个字喻文州说得极重,那个“修”几乎是咬碎了吐出来的,“他不认识我。”


整个监控室只剩下了机器运转的轻声嗡鸣。


最后黄少天的暴喝炸响起来。


“我去他妈的陶轩!”










TBC










絮絮念时间:


先解释一波


1.老叶不会一直失忆的


2.老叶之前不是人鱼[至少外表不是]


3.老陶专业背锅侠,这次也让他背吧[不]


4.人鱼无论性别都有生殖腔[虽然本文不涉及生子]


5.人鱼的鱼尾能变成脚[条件之后说]


6.拍卖场不涉及人口买卖,人鱼不算“人”




标题苦手,有哪个小天使来帮忙起个好听点的_(√ ζ ε:)_




今天 @玹 太太更新了吗?没有:-D


讲真我日更三天了你说好的更新呢?!

-関月-:

最近陷入了爱情,叶修他真好看////v////

黑桃一 一个念力回信息的人:

没发过的两张图

虽然暗巷冷了 但是我打算再画一个漫画  连环杀人犯x警察  双A设定 通篇肉 

这里立个flag 希望我能画出来